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 941竹篮打水……

作者:江沉子 类别:玄幻334.com
    漫天的花瓣纷纷扬扬的从天而落,红的黄的紫的,整个大厅里无处不是淡雅的馨香乐声响起,充满了江南山水的味道,让人仿若听到了溪水流动的声音有些欢快,有些惆怅,有些思念花瓣越加的纷扬,有人忽然惊叫出声,无数粉色的丝绸从天而降,一个全身粉色纱裙身姿窈窕的女子随着丝绸而下,长及脚踝的黑发柔==软发亮,却只在发端简单的系着红绸,带着面纱看不清面容,面纱之上又戴了一个纱织的白色斗笠,只余一双明眸在其后若隐若现撩人心弦只听她娇笑一声,声音清脆如笛声,汀下坠的势头依着丝绸悬在半空之中娜的身体绕着粉色的丝绸翩然的旋转着,长发在空气里划过好看的弧度,优雅如蝶的身姿在漫天的花雨中翩翩的飞扬着空地一阵风起,女子松开手里的丝绸直直的下坠,双手柔==软的舞动着,水袖纷扬着,纱裙的下摆随着风纷纷的扬起,如一朵身姿潇洒骨朵繁艳的海棠,直直的坠入众人的心坎里并不是绝美的舞姿,动作也稍嫌生涩,然而聚拢的灯火让众人的视线里只有女子一人的存在绝美而柔和的背景衬得唯一的她,是那么的空灵飘渺,那么的惹人心生怜惜变故陡生,女子尚在不断的回旋着,漫天的粉色丝绸在不停的舞动着,忽然有一抹红影急速的冲上舞台,猛然伸出手去捏住了女子纤细的皓腕女子惊叫一声猛然想逃,红影却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并不容女子反驳的将女子的斗笠与面纱悉数的扯落未曾给人惊呼的时间,女子的容颜不加遮掩的曝露在灯火之中,生生折煞了众人的心跳女子的肤色白==皙,嫩嫩的似吹弹可破;光洁的额头下是一双明亮的杏眼,琉璃色的瞳仁像是饱含着天底下最清澈的山水;小巧的鼻尖带着几颗露珠般的水渍,俏皮而活泼;红润的嘴角微扬,挂着略微羞涩害羞的笑容,浅浅的,却让众人瞬间失去了魂魄当然,这只是在别人看来,实际上却是这样子的从一开始的紧张到渐入佳境,我本来舞的欢快,轩墨丞却忽然冒出来,着实的将我吓了一大跳,直觉的就想要逃轩墨丞却满脸怒气,挥手便打掉了我的斗笠与面纱,我只好尴尬的对着他笑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轻轻的唤,“师父”

    “赫连忧忧”轩墨丞的声音有些变形,听起来像是在努力的抑制着什么我猛的一阵战栗,身体如筛糠般抖个不停,用力的扯着自己快被捏断的左手,疼的泪水都不受控制的逼上眼眶“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的?”轩墨丞微微的松了力道,却依然禁锢着我,“难道你都不知道去珍惜自己的名声吗?这要让人知道你以后如何嫁人?”

    我很想反驳,却在看见他脸上滔天的怒火之后乖觉的闭上了嘴,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消他能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就此放过我可是我的算盘落空,轩墨丞依然怒气冲天的瞪着我,没有放手,也没有离开的打算“师父,好多人看着啊”被瞪的心虚不已,我诺诺的嗫嚅着≯角瞥见见势不对欲上前来的老==鸨被慕容兄妹拦赚我更加的心虚“你,对,说你呢,做什么对美人这么粗鲁”有好事者见气氛不对,跨上舞台来帮我解围,伸手就欲将我揽过去轩墨丞在他的手快要触及我衣裳时将我揽在怀里,轻轻的一旋落在了舞台之外“给本公子拦住他们,事后重重有赏”好事者看来是个财大气粗的人,见我们欲走,气急败坏的在舞台之上开口他这么一说,本来欲让开的人群又围拦在一起,堵住了出去的路“你们,是要跟城主作对吗?”沁柳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执着一个小巧的令牌在众人的眼前晃了晃众人的脸色齐齐变了,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之色,让开路的同时纷纷猜测着我的身份我知道如果这时候离开这里,等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就彻底的玩完了,还不知道轩墨丞会怎么对付我呢,所以我开始挣扎,“我不走,我不要走”

    “你要干什么”这一句话绝对是怒吼出来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涅的我不自觉的又抖了抖“凭什么你可以来嫖,却不许我来演”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尽量摆出义愤填膺的表情以示自己的愤怒∧里其实虚的很,不知道往轩墨丞烧的正盛的怒火上浇油,会有什么后果要知道,他可不是个君子,而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来着轩墨丞神色微僵,猜到我在想什么,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该如何,周围的人已经对着我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姑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一个绿衣女子不知从哪里站了出来,相貌姣好,睁大眼睛看着我“轩公子不是来……”

    “闭嘴”看着这个显然一直与轩墨丞在一起的女子,我心下愤恨,没有骂她已是忍到极限,自然也没有好脸色给她,“这是我们的家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

    我把家一字咬得极重,轩墨丞的脸色瞬间变了再变女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弱弱的看了轩墨丞一眼,楚楚可怜的涅轩墨丞狭长的黑眸猛然的一缩,紫气浓郁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邃的眼神落到我的眼里看不到任何情绪,我努力的扬起头颅,一脸愤慨的与他对视着不知轩墨丞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一闪,忽然将女子拉进怀里,对着她的红唇就亲了下去,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轩墨丞怀里的女子露出得意的神色,瞅着我笑的好不得意慕容宫晨脸上满是震惊,又带着复杂的神色转头看了眼自己骤然变脸的妹妹感觉一把利器狠狠的扎进心窝,血花四溅,眼睛干涩的厉害,看到的东西都带上了一片浅淡的蓝色我猛然的倒退三步,脚步不稳的跌跌撞撞,沁柳慌忙上前将我扶住血气不停的在内心翻涌叫嚣着,一股腥甜涌上喉咙,我硬生生的将它忍住v开嘴欲笑,却不知怎的“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腥热的红色来,在干净的地面上格外的耀眼轩墨丞满是紫气的眼中衬出妖冶的红色,一滴一滴的在我的粉衣之上染成一片鲜艳的梅花瞬间沉下脸,轩墨丞毫不犹豫的将怀里的女子推开,上前伸手扣在了我的脉搏之上,神色颇为复杂我张开口想对他说什么,却又喷出一大口血来,溅落在轩墨丞耀眼的红衣之上犹显暗沉我傻愣愣的看着地上的血迹,感觉思绪在一丝一丝的抽离,自己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全部忘得一干二净,只好虚弱的笑着却不能抑制的一直溢出嘴角,五脏六腑被冻住一般冰冷,像是要将心里的痛全部冻住一般轩墨丞眼神幽深,极为迅速的在我身上狂点,弯腰将我轻柔的抱在怀里,抬起脚大步的往外走“师父”我虚弱的唤着他,伸手扯住他的衣角,感觉头越来越昏沉,只好死死的强撑着“我在”轩墨丞的声音也是极轻的,像是怕将我吓坏了一般“那个女人,不好”我笑的弱弱的,慢慢的闭上眼睛,“还没有……我好”

    我彻底陷入昏睡之中,所以没有听到轩墨丞在沉默许久之后的呢喃,他说,“恩,我知道”

    醒来之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室的阳光,那么的灿烂而耀眼“醒了?”一如以前,只要生铂每次睁开眼睛总能看到轩墨丞伏在chuang边带着和煦的笑容看着我“恩”看着他脸上疲惫的神色,知他定是又为我忙碌了许久,我嗫嚅着,“师父还怪我吗?”

    轩墨丞摇头,宽大修长的手温柔的抚上我的发梢,轻轻的摩挲着“是师父不好,不是小忧忧的错忧忧会怪师父吗?”

    我摇头如拨浪鼓,想了想,再次开口,“师父,那个女人不好”

    “恩,我知道”轩墨丞忽然笑的带了几分的狡黠,“可是师父总会有一些需求艾毕竟师父正撑呢?”

    我羞红了脸,恨恨的盯着轩墨丞,不怕死的开口,“你不是可以自己解决吗?”

    “哦~,没想到小忧忧知道的这么清楚,师父是不是小看你了?”暧==昧的声音,得逞的笑意,轩墨丞总是会这样子套出我的话头来我的脸直红到脖子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可惜我不是老鼠不会打洞只好将被子一掀把头埋了进去轩墨丞清润的笑声不停的传入脑海,我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所有的不愉快与不好的记忆悉数的散去,嘴角扬起和煦的笑容≤算是雨过天晴,即使没有彩虹阳光也是灿烂的是我过太过着急,所以才会闹出这些事情来,看来得好好的反省一番才好毕竟,只要我一直呆在他的身边,总是会有机会的轩墨丞,等着接招吧!

    因为失血不少身体虚弱而疲惫只能在房里呆着,轩墨丞孤身一人继续寻找着‘证据’城主府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对我进行着亲切的慰问,倒让我有些受chong若惊不过一直没有见着凌晨,不知是不是太忙;倒是凌曦那个小屁孩更是一天到晚的黏在我身边,不厌其烦的问着他到底啥时候可以见到他的爹爹我烦不胜烦,真的很想直接送他到他爹的身边让他们一家团圆不过人家是未来城主的弟==弟,身份权势显赫,我只能忍气吞声的问凌晨要了沁柳来照顾我,实际上照顾凌曦这个小屁孩天气越来越炎热,幸而我所在的院子里绿树成荫,海风比较凉爽,我喜欢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之下闲里偷着闲♀样子的时光,往往温暖而惬意“看来你过得不错”慕容盈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随意的在我面前坐下,脸色有些苍白,神色之间满是疲惫之色,看起来竟然比我一个病人还要虚弱一般才几天未见,她这是怎么啦?与我一样,再对那天晚上的事情耿耿于怀吗?

    “你失恋了?”习惯了对慕容盈盈不客气,话未经脑袋便说出来了“失恋?”慕容盈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明白我在说什么猛然红了脸,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冷下声音,“你在我笑话吗?”

    说错话了,我恨不得缝起自己的嘴,讪笑着看着满脸恼怒的慕容盈盈,偏过头去呐呐的开口,“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不依不饶的追问,慕容盈盈像被人踩到尾巴的猫,浑身汗毛倒竖,满是戒备的看着我无法,只好转移话题,“你来做什么?”

    虽然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可是她住在东侧我在南侧,不知是对我有敌意还是因着我对她的敌意,她平时可是一步都没有踏进南边的界限“来看你死了没有”慕容盈盈自发的拿起桌边的冷茶,神色自若的喝了一口“不过是受了点刺激,竟然气的要死不活的,你果然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我也不介意她话里的讽刺,笑意盈盈的提醒她,“那杯是我喝过的”

    慕容盈盈脸色大变,“噗”的一声将口里的残茶喷出,面红耳赤的重新倒了一杯,“咕噜咕噜”的漱口“说吧,到底是来干吗的”我可不相信你大小姐会闲到有时间来关心我的死活,“证据”的提示不是一个都还没有找到吗?

    啊……原来如此,原来是求我来了,可真是纡尊降贵啊“既然你退出寻找,我们自然不能以多欺少,所以让哥也一个人去找‘证据’了”颇不自然的,慕容盈盈强撑着说道“赌约可还是作数的哟”我悠闲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提醒她若是输了的话,可是要做我一个月丫鬟的“那是当然”慕容盈盈说话的底气以不若先前,有些没底气的心虚我看着她那死鸭子嘴硬的表情,心里面闪现出几丝愉悦,抿着笑容看向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沁柳,“沁柳,你说竹篮打水得到的是什么翱”

    话题忽然转到沁柳身上,她愣了一下才不确定的开口,“什么都得不到啊”

    我满意的点头,看着慕容盈盈笑的好不惬意,“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慕容盈盈不傻,自然明白我是在提醒她,满是诧异的看我半响,抿着唇站起身告辞∵到门口,又转过身来,“你知道,烈城里最有名的花,是什么吗?”

    没有问我,问的是沁柳

    沁柳楞,摇头再摇头
欢迎您阅读江沉子所写的334.com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