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 第607回

作者:竹子米 类别:玄幻334.com
    苏杏没把侄子的事放在心上,对她来说,王彩霞娘俩找上门等于自取其辱。

    不来更好,她巴不得断绝关系图个清静,可惜对方没种。

    明天周末,苏杏决定今天下班就去林师兄家的实验室,那边有饭堂。顺便给孩子爸和双胞胎发了一条短信说今晚有事,让大家不必等她吃饭或者视频通话。

    她一回城就跟远方的林师兄打了招呼,要做一些解酒剂和防身用药预防万一。女儿小菱做的解酒剂她敢在家里用,在外边只用自己的。

    信不过自己女儿?肯定的。

    女儿才9岁,如果自己没有配方,没有婷玉在,那么她只能退而求其次。既然身边另有选择,孩子爸的先搁置,女儿的研究成果等几年再评价。

    事关自身的安危,苏杏有一种固执的谨慎,只相信自己用过的。

    在g城一个多月了,她第一次做的解酒剂每天早上喝了才出门,就怕不小心在哪儿中招。

    到今天喝完了,要补充。

    为了节省时间,她前几天已经备齐所需的材料,就等周五下班直接赶过去。

    下了班,她刚走出办公室门口便接到双胞胎的确认电话。

    “真的真的,我有事要去一趟实验室。”苏杏边走边说,“?。磕睦锏氖笛槭遥慷?,这是秘密。放心,我要是半路失踪你们就找林叔叔,他最清楚路线。”

    这话是真的,林师兄的确最清楚去实验室的路线。

    话说,她有时候觉得自己才是家里最小的,经常让孩子们操心,真是罪过。她理解的,全家就她一个人最笨,被当成最弱的不奇怪。

    苏杏匆匆走着,兀自好笑地和儿女通着话。

    她坐地铁离开最繁华的路段,然后打车去林师兄的实验室。林氏的科研机构一直在运行,哪怕林师兄本人不在,所以无论她什么时候去都有人在,多和少而已。

    刷卡进入大门,直接去饭堂。

    一个人匆匆地来,再匆匆地离开。

    对在场的职员来说,她是这里的一名过客。

    新职员没见过她,有些好奇,只有工作十年以上的老职员知道她是林少的朋友。

    她戒备心重,表面礼仪周全就行了,从不深交。

    所以这里没几个人认识她,顶多看她眼熟多聊几句。

    不久,她独自去了林师兄的专用实验室,隔绝外界的目光。

    想一想真是可惜,未来的林师兄那本笔记里还有很多药剂她没做过,扔在废墟里浪费了。

    有时候她很想回那片废墟里找找,看看笔记本还在不在。又怕那边的空气带有各种变异病菌,怕遭到捕食者的袭击。

    盯着试管里沸腾的液体,戴着口罩的苏杏眼里掠过一丝遗憾。

    ……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点多,从实验室里出来,透过路边昏黄的灯光意外发现外边居然下起毛毛雨来。

    气温湿冷,苏杏衣着单?。唤趿讼?。

    收拾好东西,取出手机准备叫车,然后看见很多未接来电和信息。

    俩孩子打了好几个电话来,现在估计睡觉了。而孩子爸只有一个来电,和一条信息。

    她打开信息一看,他说大昆的车已经在大门口等,让她出来后给他回复一个电话。

    苏杏浅浅一笑,拨了他的号,“喂?”

    “这么晚?”他是到处逛的人,很了解各地的时间差。

    “嗯,多做一些免得每个月要跑一趟。”

    “你天天喝?”声音微沉。

    “嗯,放心,它没有副作用。”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多年夫妻,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不过说实在话,她的话他不大相信。她并非专业人才,就算有副作用也不知道。

    “有些药物成分会随着温度或者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外行人很难分得清楚。明天周末,早上让小野、小菱带你去个地方做全身检查比较安全。”

    药剂配方是秘密,他理解,所以只能检测身体。再找些人把家里腾出一间空房改成实验室,以免她大雨天气在外边跑。

    苏杏不知道他想什么,但他的话有道理。

    “好吧。”

    说话间,走廊已到尽头,大门口就在前边不远,她看到大昆撑伞默默站在那里等她,于是连忙跑过去。

    “对不起,等很久了吗?”

    同样三十多岁的大昆给她打开车门,浅笑道:“没关系,我不用加班。”他是全天候24小时的班,该吃吃,该睡睡,该警惕的警惕。

    苏杏笑着钻进车里,前后座中间有一道隔音层,她便继续和某人通话中。

    “你和小染什么时候回来?”

    “看情况。”他不太确定,“想我了?”

    “没,我想我儿子。”

    “哦?”是酱紫吗?

    对方笑了,静默一阵,一把稚嫩而欢快的童音飘进耳朵里:“喂,妈妈,是你吗?!”

    好惊喜呀!

    苏杏:“……”

    雨夜里,一辆车子载满幸福的泡泡飞驶回家。

    而此刻,在市医院里,有一家子满脸苦巴巴的表情看着医生,“他姑姑的电话打不通……”

    医生耐着性子,“他就饿的,外加一点小感冒,醒了就可以走,你们身上难道连几百块钱都没有?”

    “真没有!”一家三口把衣袋全部翻出来了。

    旁边的医生护士看得直想翻白眼。

    看这一家子衣着是很土,但不是很差,就算是农民也不至于连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

    这时,站在旁边的一位时尚漂亮的姑娘忍不住过来,边说边打开自己的名贵小包包,“哎哎,医生,多少钱,我先垫着,明天等病人醒了我再问他要回来。”

    见有人买单,医生松了一口气,忙示意护士带姑娘去挂号付款。

    “哎,医生,要住一晚院的哈!”看似一家之主的老头忙追上来说,“等明天联系到孩子姑姑就有钱还了,孩子身体要紧,有什么营养品尽管开给他。”

    年轻人嘛,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医生瞧瞧那位时尚姑娘,看她态度如何。

    那姑娘也不是滥好心的,“看病人情况吧,如果不需要就别开了,凡事过了也不好。”

    医生懂了,“他醒了就好,你们想让他住一晚就住吧,赶紧去交钱。”

    付账的是大爷,听姑娘的。

    医生护士走了之后,那位姑娘付帐回来了。

    这一家三口对她是感恩戴德,并承诺明天只要联系上孩子姑姑,立马还她钱。

    “那行,我就住在附近的酒店,明天一早我来要帐。”姑娘老实不客气地扬扬手中的学生证,“我知道他在哪间学校读书,别想讹我。”

    她是路过,发现有人倒在地上,一时好心帮忙送到医院来。

    有行车记录仪和路段的监控作证,谅他们不敢碰瓷。
欢迎您阅读竹子米所写的334.com水墨田居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