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笙 第五百四十三章: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作者:南墨离 类别:玄幻334.com
    孙管家闻言,忙福身应是,然后赶紧出去,叫侍卫们停手。

    再打下去,怕是真要打死人了。

    一晚上接连见血死人,多不吉利?。?br />
    然而,饶是孙超叫了停,几名太医仍是被打的不轻。

    侍卫们停手之后,还只听院中哀嚎一片,不绝于耳。

    韩峰却并没有叫,而是咬牙硬撑着。

    方才刘承水进去之前,给他使了个眼色,韩峰明白,刘承水定是受了荣贵妃的交代,来救他的。

    只要刘承水肯来,那就说明,荣贵妃并未放弃他,他的荣华富贵,权势名利也并未离他而去。

    相比于臀上火辣辣的疼,韩峰明显更在意那些外物。

    大皇子府闹了一夜,将至天明,方才消停一些。

    但这只是暂时的,接下来,还有大皇子妃的丧礼要办,恐怕这些日子,大皇子府都是消停不下来了。

    陆铮带着周应他们,在府外不远处守了一夜,直至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天边照下来,才见到大皇子府派人出来了。

    陆铮猜着,这多半是给汪家送消息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仍然分派了一名亲卫,让他盯着人。

    天亮以后,陆铮他们也不能在大皇子府周围盯着了,目标太过明显,不利于隐藏身形,一旦被人发现,陆铮便有一千张嘴,也是说不清。

    留下一名亲卫,化作普通百姓,在外围留意这边的动静,陆铮带着其他人,暂且先回了护国公府。

    大皇子妃香消玉殒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京城。

    汪家众人接到这个消息,均是不敢置信。

    昨日人还好好地,怎么今日一早起了,就被告知,人死了呢?

    汪家简直无法接受这样的消息!

    可再难以置信,大皇子妃也已经没了,汪家众人回过神来之后,纷纷动作起来,准备去大皇子府问个究竟。

    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说法吧!

    等到了大皇子府,得知大皇子妃乃难产而死,小皇孙亦虚弱至极,汪家人忍不住怒了。

    之前,并没听说过大皇子妃胎像不稳,有早产之兆,此番突然早产,定是有什么原因。

    汪聘婷生母杨氏,想要去质问大皇子,汪聘婷到底因何早产,但是,被汪德蒲叫人给拦下了。

    汪德蒲心中也有怀疑,且怒气不轻。

    可是,他更加理智,或者说,更加冷血。

    这种时候,他考虑更多的,乃是汪家以后的路该如何走,汪家跟大皇子的关系又该如何处。

    汪家能有今日,要说没有依仗过荣贵妃跟大皇子,那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现实,形势逼人,汪德蒲认为,自己也是被逼无奈,才狠下心肠,不去追究此事。

    杨氏却不肯听。

    汪德蒲无法,只得叫人赶紧先将杨氏带回去,不准她出来。

    杨氏先失了丈夫,如今又失去女儿,实在是承受不住了,人还没离开大皇子府,便昏过去了。

    汪德蒲见状,赶紧叫夫人何氏,带着人先回尚书府去。

    正好杨氏昏倒了,她们这样回去,也不惹人闲话。

    送走了杨氏,汪德蒲才带着长孙汪文正,去见了大皇子。

    这个长孙,汪德蒲是一百个放心,知道他不是他老子那种,话听不进去,事情也办不好的,所以,便带着他一起去见大皇子。

    汪家人身份特殊,是以,很快就见到了大皇子。

    大皇子见了汪德蒲跟汪文正,眼圈便红了。

    也不知真是真情流露,还是怎么着,反正一见到这二人,大皇子便一副伤心至极的模样。

    汪德蒲跟汪文正见他这样,苛责的话倒也不好说了。

    汪德蒲也是老泪纵横,问大皇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皇子便将昨夜发生的一切,都跟汪德蒲说了。

    他们祖孙二人,已是许久不曾好好说过话了。

    自从汪昌平出事,彼此便生了嫌隙,虽表面上尽力做到跟从前一样,但是彼此都心知肚明,有些东西,确实不一样了。

    但再不一样,他们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

    所以,杨氏要来闹的时候,汪德蒲才命人将她带走。

    作为汪家家主,他要权衡的东西太多,想要带领这个家族走向辉煌,岂是那般容易的?

    不管大皇子所言到底是真是假,或者,有几分真,几分假,汪德蒲却都相信了。

    至少从表面上看来,是信的。

    汪文正心中却有些怀疑。

    他想起之前跟大皇子见面的时候,遇上大皇子妃身边的侍女的事情,当时,侍女明显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但似乎又顾忌着什么,并没有说。

    什么情况下,侍女在大皇子面前说话,有所顾忌?

    汪文正想,一定是跟大皇子妃有关的事情。

    也许,侍女忌讳的,并非大皇子,而是他?

    可大皇子妃的侍女,为何要忌讳他呢?

    他是大皇子妃的亲哥哥,跟大皇子妃关系向来不错,这个妹妹,自小也是他宠着长大的,未出嫁前,大皇子妃有什么事情,还都愿意跟他说呢。

    可如今,为何连说句话,都有顾忌了呢?

    难道,是因为要说的这件事,不能当着大皇子,或者他的面来说?

    又或者,是大皇子有什么交代,所以,侍女有事情,但不敢跟他说?

    汪文正心内思绪翻腾,想了许多,但面上却不动声色,甚至,还能分出神来,劝说大皇子跟祖父,让他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还望殿下、祖父保重身体,斯人已逝,生者如斯,聘婷泉下有知,一定也不想看到殿下和祖父,为他伤了身子,还请殿下与祖父,让聘婷安心的去吧,如今,聘婷丧礼未办,诸事皆需打点安排,还望殿下珍重自己,勿让聘婷不安。”

    这话倒没说错。

    人已经去了,哭得再伤心,也找不回来。

    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操办好汪聘婷的丧礼,勿让外人看笑话。

    再者,小皇孙也需要人好生照料,还有,也要查清楚,汪聘婷突然早产,是否是有人暗中下手,害了她。

    这些事情,都需要大皇子主理,所以,此刻当真不是他哭的时候。
欢迎您阅读南墨离所写的334.com娇笙